2059位用户,发布了20205篇文章,产生了149条评论!欢迎新会员:ninghaoyubxcnhz

你可以注册一个帐号,并以此登录,以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纽约你不知道的SEX

queen

queen发表于2800天 19小时 39分钟前 来源:www.chaogaogen.com
 您现在正在浏览:首页 » 文学作品

超高跟
女S 推荐 QQ 781442883 691813362
  纽约,作为美国最大城市和全球金融中心,身上有着太多的和荣耀,而当古老且又神秘的性与纽约的时尚前卫结合在一起时,就有太多的话题值得探讨。近日《纽约》对纽约多样化、最具创新的性体验做了专题调查。本文作者Dan P. Lee了星期六晚上的性欲仪式,访问了街头的人、情侣、恋足癖者、酒吧,以及住在养老院的退休老人和他们的性伴侣、需要抵御的双性恋者,还有市中心的应召女郎和嫖客的交谊会,带读者走进一个我们并不了解的“性世界”。 织梦好,好织梦   在养老院,想找一名灵魂伴侣被视为古怪的想法,但是找性伴侣却是再平常不过的行为。   90岁老人“那个事”很和谐 本文来自织梦   莎莉很喜欢她的男朋友艾伯特的头发。当然,她也喜欢他的脸,还有他的身体。然而,当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莎莉觉得艾伯特并不是她的“菜”。她觉得,尽管艾伯特外表出众,但他的嗓门太大了。不过,艾伯特却对莎莉一见钟情。但是,一开始他只是在她的桌边晃悠,和坐在她周围的别的女士聊天。后来,他虽然加入莎莉每晚的扑克局,但他仍旧没有表露,只是说:“今晚牌局见。”最终,莎莉主动投怀送抱。   莎莉现在会咕哝道:“他是如此英俊。”在的大型活动室,尽管身后有不少人正在挥汗如雨地打排球,莎莉和艾伯特两人却坐在一张椅子上,各自用双手抚摸对方的手。“对于89岁的男人来说,艾伯特确实足够英俊。”莎莉说。她的手指从艾伯特的发间穿过。   “胡子呢?你不喜欢胡子?”艾伯特问。   “我当然爱你的胡子。你是知道的,艾伯特。”   “你是这里最漂亮的女孩,莎莉。”   “我已经90岁了!还是这里最漂亮的女孩?”莎莉笑笑,但她的手没有从艾伯特身上移开。 dedecms.com   凯蒂和大卫也是如此,他们在住了一年才开始约会,凯蒂总会在大堂里靠着大卫的肩膀睡着了。大卫总会说:“是凯蒂先追我的。”凯蒂笑笑说:“或许吧。”   托尼和爱丽丝在托尼搬进数月后的新年舞会上成为伴侣,他俩的结合让许多单身女到。托尼有乐坛巨匠弗兰克。辛纳特拉的派头,走不用拐杖,舞技出众。但是,即便托尼与任何人关系密切,他真正关注的还是爱丽丝,原因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他和她散步,握紧她的手,在她记忆开始衰退的时候照顾她,和她做一些亲密的事情,但是关于“那个主题”,他只字不提。   艾伯特断然不会如此。“我虽然89岁了,但仍然性趣不减。”在艾伯特的口袋里,不仅有口香糖和糖丸,还有伟哥。“这是最好的伟哥。”他指着蓝色的药片说,它的作用太大了。有了它,你的战斗就完成了四分之三。   而他也打赢了和莎莉的“战斗”,尽管那晚打完扑克牌后,是莎莉主动跟他回家,而且率先浪漫的。“她向右转,我问,你要去哪儿。她说,你的公寓。事情就是这样的。”他说。   俊男是养老院里的“抢手货”   传统上,养老院并不鼓励性行为。包括在内,很多养老院都有教与性相抗衡,而且还存在一个事实,即为这些老人买单的人往往是他们的儿女或孙子,要是让他们看到他们的父辈、祖辈在养老院另结新欢,他们恐怕会不高兴。再有就是害怕性病。目前,这种疾病正在老年人中呈上升趋势。   虽然工作人员可以通过老人看片,但如果有人出去泡吧,他们只能视而不见。如果培养一段关系可以抵御孤独,那它是受鼓励的。有个的电视厅,里面不断地循环放映浪漫的老歌,饭厅里有双人餐桌,玻璃屋顶上经常有人在跳舞,安全摄像头最近还捕捉到两人亲热的画面。   的老人绝大多数是异性恋,直到最近才出现变性的,其中女性数量增长超过三分之二。这意味着,如果出现一个样貌英俊的男子,女性们便开始。一男性承认,如果三天没有性生活,感觉就好像犯罪。   饭厅是的社交中心。托尼和爱丽丝的小组总要求将他们护送到饭厅的亚伯拉罕那里不要把他们安排到离门最远的桌上。有一张5名妇女坐的桌子,她们总希望让亚伯拉罕跟她们坐在一块。但最抢手的晚餐伴侣当属71岁的老人罗斯福。他搬进不久后,亚伯拉罕便注意到:妇女都试图在她们的桌旁留个座位,只要罗斯福进入她们的视线,她们就会急切地向他挥手。然而,最终都是吃力不讨好。因为罗斯福觉得,养老院的妇女对他来说太老了。   在养老院,大部分居民已经有过孕育感情、失去伴侣的经历,他们并不热衷于让生活再重复一次。正如一个女人所说:“我结过两次婚,之后我有一个男朋友。我现在不想被烦恼。”   艾伯特和莎莉的关系堪称最动荡的感情。他们分分合合四五次,艾伯特莎莉的健康每况愈下:不仅性生活下降了,而且由于她需要拐杖才能行走,很少离开大楼。“我想开车到琼斯海滩和她吃饭。但她只是说不。”艾伯特说,“以前根本不会这样。”   当艾伯特的家人前来探望,“我通常一周内都会对她发出邀请。我说,莎莉,不要忘记你要陪我去。我们要与他们吃饭。我们要出去吃。然而第二天,她起床告诉我,艾伯特,我身体感觉不太好。”艾伯特说。   此外,还应该地认识到一些局限性:老人的浪漫能维持多久。伴侣们也可能会相互告诉对方“你是我生活中的最美”,但是死后,他们各自常常会被埋葬在他们的第一个配偶的墓旁,仿佛后面的爱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重新回到“煲粥”的时代   在这里没有压力,没有人在这里因寻找生命中的爱而感到负担,但在约会的老人中,只有亨丽埃塔和赫伯搬到一起住。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觉得没有必要大幅度改变他们的生活。   “70年来,我第一次希望生命中能够有些许平静。”罗斯福说,“我想要个人空间,我想要,现在我终于得到了。”   布里奇特是一个有满头樱桃红头发,带有口音的小女人。她搬到几周后,在大楼外遇到她的前男友尼尔森。“太浪漫了!”她说,“他长得不是太好看,但他有漂亮的嘴唇。”此后,事情进展迅速。然而,当尼尔森离开养老院,回家跟家人一起住以便得到照顾时,他让布里奇特跟他一起走,但她了。此后,布里奇特热衷上了调情,喜欢在男人堆里打发时间。   在几个月前的一个晚上,养老院的夜间扑克游戏热闹非凡。有人问刚刚加入游戏的罗斯福为什么不早点来。   “我在外面被人缠住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一个女人吗?”欧文问。   “是的。她想向我。”   “她的爱还是什么?”丽塔傻笑地问。   罗斯福笑着回答她:“我不希望任何人挂在我胳膊上。”   “罗斯福,你的废话多得足以沉没一艘船,”欧文说,“跟你说实话,如果没有丽塔支持我”他没有把话说完,他也不需要说完。很显然,他依赖丽塔的关怀,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最后一趟到大西洋城的旅途这么辛苦的原因。当时,他们准备住进一间带按摩的房间,“我想我们两个人都住在里面,看看我们能做些什么。”他说,眼睛盯着丽塔,“但是,当正要迈步进去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的脚抬不高,根本迈不进去。而且如果我进去了,我要怎么出来?”   莎莉挽着艾伯特的胳膊,他们的关系仍然热烈。然而,当扑克游戏结束,他们就回各自的房间。尽管艾伯特多次要求,但他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夜。“她的床非常大、非常舒服,还有美丽的亚麻枕头。而我的床很窄,她躺在差不多要掉下去!”艾伯特说,莎莉重视她的个人空间,还有她的休息。他们只能像高中情侣一样,躺在自己的床上,躲在被子里给对方打。但莎莉说,他们的谈话,除了甜蜜还是甜蜜。“我不得不说,如果有人听到我们煲粥,他们的耳朵恐怕会燃烧起来!”她说。 织梦好,好织梦   当夜幕,蠢蠢欲动的男人们纷纷出动。在纽约市中心的一个秘密,一群男人正组团参加交谊会,他们只有一个目的:召妓。   各式各样的“名片”   这是一个寒冷的春夜,75个客人正在纽约市中心一家餐馆的包房里晃悠,其中一半以上是男人。这些男多是中年人,穿着办公服,神情紧张。为了获得进入交谊会的资格,他们每人递给身穿黑色紧身T恤的服务员一个信封,里面有120美元。作为交换,他们获得了露天酒吧的霓虹橙色腕带。   地下室的包房低矮、昏暗。这些家伙站在吧台周围,笨拙地摆弄他们的饮料,在看酒吧电视里播放的岛民比赛。其中几个人戴着结婚戒指。偶尔,他们把视线投向周围的妇女,不时加以评价。   这些妇女都聚集成一个个小团体。她们较为年轻,穿紧身衣、高跟鞋,其中几个年龄较小的还穿着针织衫和牛仔裤。一个身穿晚礼服的女人走过来介绍。“这是你第一次参加交谊会吗?”她问我。“是!”我指着旁边一名看似比较焦急的男子说,“这里平时都是什么样的呢?”   “有趣多了。你们一开始总会害羞。既然你们不过去找我们,那只好我们自己主动过来了。”她把手伸进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我,写着“伴侣”。她俯身在我耳边说:“有空给我打。”   整个晚上,我收到六七张名片,的称呼多种多样,如“艺人”、“贵宾服务”、“女主人”等。一张名片上印着“歌舞女郎”,名片的主人对我说,以前印的名字叫“芭蕾舞蹈家”,但自从《黑天鹅》上映后,每个人都变成芭蕾舞蹈家,她只好改名了。   一名妇女的名片上赫然印着葡萄酒公司销售代表。名字旁是一个红酒杯的小照片。她解释说:“是避免客户的妻子起疑。”   无所不谈的“匿名交谊会”   “交谊会”是应召女郎和嫖客们的见面会。在纽约,大型的交谊会每四个月举行一次。其目的是双重的:嫖客结识应召女郎,价格却跟平时不一样在交谊会上,最便宜的女郎需要每小时不低于350美元的“馈赠”,其中有的收费高达平时的两倍。因此,嫖客们在付款前通常都有强烈的愿望:先挑货。   许多人会首先在网站上了解交谊会。去年12月,名叫Vadhaman的男子在TER上宣传,称即将在春天举办一场交谊会。这种当事方可以当场交易的派对很少在TER上打广告,但Vadhaman说得很清楚:他举办的派对是纯友谊式的,现场除了吃、喝、见面与问候外,没有其他越轨行为。为了保密,Vadhaman从未公开交谊会的举办地点。通常情况下,交谊会的主人只会邀请他认识的人。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在私人房间里,随着夜幕的,以及酒精的刺激,大部分男人会抛去羞怯,看到在以前的交谊会中认识的熟人,便寒暄握手。但是,有个嫖客说,不论他们和其他人有多亲密,个人的信息都是禁区。一个嫖客说:“我和一些人已经认识许多年了,但是我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我熟悉他们的面孔,知道他们的、认识他们玩的女孩,但不知道他们的职业、住在哪儿、有没有结婚。”   也要有“绅士风度”   现实生活中的Vadhaman是一个身材高大、满头银发的男子。他在客人中间忙碌穿行,鼓励那些“独行侠”加入到派对中。“来吧,伙计们!”他鼓着掌说,“你们这样可不行啊,局外人永远赢不得美!”   我问他为什么要举办这样的交谊会。他想了一会儿说:“我觉得我喜欢这种志同道合者之间的情谊我也是其中的一。”   此外,交谊会也是数十个嫖客们公开谈论的地方。在这里,似乎易是件正常的事。一名嫖客说:“我们不是。我们是正常的热血男儿,对健康、正常性生活有。”   交谊会也有自己的礼仪规范。男性要保持的语气,对女人使用或之类的字眼。粗俗的语言被认为是不体面的。“人们尽情地调情。”一个穿奶油色三件套的男子说,“但我们都会考虑到自己的绅士风度。” 本文来自织梦   但是,随着夜晚的交谊会接近尾声,这些规则似乎渐渐消失了。几个20多岁的年轻女孩手里拎着龙舌兰酒,一个胖乎乎的男子大喊:“、性和工资一杯!”一名女孩高喊:“祝你玩得高兴!”   其中有一个嫖客来到一名女子身边,他的衬衫敞开,露出一条金链子。他说:“你的身材真迷人。”她说:“我知道。”   后来,他独自一个人站在那里,郁郁寡欢。“老实说,这里没有我想要出钱买她身体的人。”他说。   我问他是否结婚了。他抬起左手说:“一个妻子还有一个情人。”   当晚派对结束之际,一些嫖客已有美人在怀,双方正在进行漫长而火热的谈话。一个头发花白的男子和一个穿黑色亮片礼服的女人正靠在墙上相互爱抚。女人看上去比他高,他似乎欣喜若狂。这种公开展示让许多人皱眉,Vadhaman走了过来,他们。Vadhaman说:“你可以抚摸她的手臂,可以摸她。但要抓她的乳房找个房间去。”   事实上,一些女子在附近酒店租了房间,她们都带上嫖客们上那儿去了。而有的女郎没有生意,钱包里仍然还有厚厚的一沓名片。   当我到地铁站的时候,我碰到一名在交谊会见过的嫖客。他热情地招呼我,拍我的背。我们聊了一会儿,但是当我谈起交谊会时,他低下头没有说话,我赶紧换了个话题。之后在地铁上,我们都在聊选举。   去年8月的一份学术研究表明,声称自己男女都喜欢的双性恋者通常不会“脚踏两条船”或自己。   菲丝。切尔滕纳姆女,32岁,和一名男子已婚   作为一个黑人双性恋女性,从小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小镇上长大。我第一次告诉我爸,说我在和一个女人约会,他说:“哦,所以你是一个女同性恋。”我说不是。然后,他摆动他的手说:“所以,你是这种,是吧?”他了解我。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把事情告诉了妈妈。“我知道,因为我也是双性恋。”妈妈说,“但那至少意味着还有希望。”   我一直是个典型的双性恋者。我可以打扮得帅气十足,也可以扮成美娇娘,我会去参加舞会,我也酷爱运动。我会穿黑色牛仔裤去参加派对,然后抱怨“该死,我竟然穿了女同志的衣服”,然后换了嬉皮的裙子和凉鞋去同性恋俱乐部。 织梦好,好织梦   在大学里,我爱上一个很棒的小妞,起初我还以为我是女同志。但后来我意识到我仍然会被男孩子吸引,而我并不想我的女朋友。当我说自己被男性吸引时,她们总会说这样的话:“你只是欣赏他们的体力。”最终,我跟女友坦白,她说她没有兴趣跟一个最终会“”的人在一起,于是我们分道扬镳。但她最后还是跟一个有双性恋倾向的人结婚了。   我从来不知道我要得到什么。我成天和变性男女、女同和男同混在一起。现在我和丈夫已经生了一个孩子。我的生活依旧在男女伴侣中轮流度过。   一直以来我都有个问题想问,如果我失去了女伴,我究竟会错过什么?   贾尼丝。杜埃尼亚斯女,39岁,和一名男子有关系   我第一次与女人发生性关系,感觉太恐怖了。那是5年前的事了,我们俩是在工作上认识的。她是个可爱的姑娘,我们之间似乎很投机。但之后我们脱掉衣服时,感觉是如此尴尬。我已经幻想过她很多年,但是后来她没有给我任何反馈,只是告诉我她觉得一般。不过,我决定再试一次,确定不仅仅是她。所以我又结识了另外一名妇女,那时我才发现,心里的人依旧是她。   自从我十几岁开始,我一直对和同性在一起的生活感到好奇,但直到我三十出头,我才真正地开始探索我的。我最大的遗憾是在高中时,没有回应那个走入我生活的女生。她从另一所学校转学过来,有一天走进我们的英语课堂,当时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板上恋足了,我简直不敢相信一个人可以长得如此美丽。最终,她邀请我到她家,并开始谈论她的另一位朋友,讲她们如何亲吻。我很紧张,离开了。此后她再也没有邀请我到她家。   在我二十多岁时,我曾要求我男朋友找个女伴,我们玩3P,但最终,在我生活中这种事还从来没有发生过。   有时,如果我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我会想念女性才会具有的那种情感联系。或者,如果我与一个女人的时候,我可能会怀念一个男人征服的霸气,但我不知道我是否可以放弃其中之一。

关注用户

    最近还没有登录用户关注过这篇文章…
暂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评论权限,请先登录